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资质证书

资质证书

永州南华酒店有什么娱乐项目

时间:2018-09-09 04:18:35  来源:本站  作者: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说:“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学生离开学校时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和谐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培养学生和谐的人格。对此,19世纪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已经意识到。他认为,教育必须注重和谐培养,而和谐培养最重要的是人格和谐。精神与身体的和谐,就是人格的统一与和谐。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力求达到身心和谐发展。第斯多惠实际上已经认识到,人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人格和谐就是和谐培养的实质所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所谓和谐发展的人,就是德、智、体、美、劳诸方面获得了自由,充分与全面发展的人。这里的自由,指发展的高度;充分,指发展的深度;全面,指发展的广度。只有这高、深、广三个维度的发展是协调统一的,才能算是真正的和谐发展的人。但遗憾的是,我国长期以来所开展的全面发展教育,并没有抓住“和谐”特别是“身心和谐”这一核心要素,在情智知教育方面,也存在着重智轻情、重情轻智、情智对立等带有片面性的观点。所以,要构建和谐教育,教育目标体系的整体协调是首要问题。

  师生关系是教育关系中最主要的人际关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状况对学生的发展影响最大。研究表明:师生关系与学生学习成绩显著相关;教师与学生建立一种友谊关系,对于促进学生学习兴趣和完整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8]因此,和谐教育把以师生关系为主的学校人际关系的和谐视为教育的前提条件,要求在集中体现师生关系状态的课堂教学中,以师生平等对话代替传统的传授与灌输。在教学的和谐的对话中,“学生的教师”和“教师的学生”之类的概念都己经不存在了,而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即作为老师的学生或作为学生的老师。教师可以学,学生也可以教,师生之间由此发展起一种富有建设性的批判意识和民主气氛,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并意识到自我的塑造、定位与发展。可见,在师生平等的对话中,课堂所呈现出来的不再是沉寂的权威,而是生动的建构。只有这样,师生之间才能建立一种共享、共创的和谐关系,共同体验和分享教育中的欢乐、成功、失望与不安,共创就是教师和学生在相互适应的基础上,相互启发,相互理解和宽容。

  “和谐教育是教与学和谐统一的教育过程”。[9]教育过程是师生对话和交往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一个思想和知识交流和碰撞的过程,也是一个情感交流和沟通的过程。因而,认知和情感是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两大要素。认知和情感对于学生素质的全面和谐发展而言,其本身就是目的。就其教学效果而言,他们是相互促进的。对教师而言,既要注意左脑的开发,又要注意右脑的开发,既要启迪智慧,又要交流情感,形成师生之间个体生命的融合。在教育过程中,教育方法既要体现教师的主导性,又要体现学生的主体性,形成师生对话和交往的和谐局面。要在教育过程中着力追求教育与学生发展的和谐,即追求学校整体的教育教学活动与学生身心发展的和谐性。也就是说要从学生现实的认知思维特点、认知发展水平和实际需要出发,使学校各种教育教学活动所产生出的综合性教育合力,与不同年龄阶段学生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相适应,促进学生个体的发展达到其自身最佳程度和状态,使学生身心得到和谐发展;其次是在教育过程中体现教育的节奏与学生发展的节律同步和谐。

  和谐教育需要教育内容的和谐,教育内容的和谐也就是教育课程的和谐。教育课程既要体现时代性,又要体现基础性。课程应该关注学生当下的生活,又为学生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学力。我国各级各类的教育课程过于强调学术课程,而非学术课程(如实践课程)较为缺乏,导致学生思辩能力较强、动手能力较弱;过于强调分科课程,而综合性的课程缺乏,导致学生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弱。教育课程的和谐,既要求课程内容的和谐,又要求课程结构的和谐;既要求反映社会时代进步和科学发展的成果,又要求关切学生的生活现实。课程应该体现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完美结合,既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又提高学生人文精神和人文思想。所以,教育课程的开发、设计,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有利于学生的和谐发展。

  要实现和谐教育,首先教育要公平。教育政策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前提,只有保障学生入学机会均等、享受教育资源的机会均等,才能实现公平的教育、和谐的教育。因而和谐、合理的教育政策是维系教育公平、促进教育和谐与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当前社会上备受关注的地区间、城乡间、阶层间教育机会不均等甚至差距扩大造成的教育不公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源自教育资源配置、教育政策及规则不公等教育体制、政策的制度性原因,这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的和谐。教育不公不仅直接导致人们经济收入的不平等,而且埋下了城乡之间、区域之间、阶层之间矛盾的隐患,已经成为社会不公平的加速器和社会不稳定的诱发因素。因此,教育政策的不和谐不仅与构建“和谐社会”背道而驰,而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发展。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确保教育政策的公正、合理,加大对教育资源内部分配、城乡分配、区域分配格局的调整力度,优化有限教育资源的配置,并通过建立公平、合理的教育竞争规则来确保教育机会的均等和公正。

  教育评价体系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因此,使和谐教育思想融入教育评价体系之中,是实践和谐教育思想的终端环节。为便于评价,必须设计出既科学又人文的和谐教育评价体系,这是和谐教育发展的“导向灯”。具体说来,评价教育之成败,要看和谐价值教学策略、和谐意识之培养、和谐行为之养成、和谐素养之高低,要看教与学的和谐、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的和谐,要看学校和谐教育氛围的营造,要看受教育者思想素质、文化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的和谐,还要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和谐。以此作为和谐教育履行其和谐使命的“晴雨表”。当然,和谐教育的质量是不能被精确量化的。如果我们试图将和谐教育的评价体系量化为清晰明了的数字指标,就会陷入将和谐教育庸俗化的误区。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说:“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学生离开学校时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和谐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培养学生和谐的人格。对此,19世纪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已经意识到。他认为,教育必须注重和谐培养,而和谐培养最重要的是人格和谐。精神与身体的和谐,就是人格的统一与和谐。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力求达到身心和谐发展。第斯多惠实际上已经认识到,人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人格和谐就是和谐培养的实质所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所谓和谐发展的人,就是德、智、体、美、劳诸方面获得了自由,充分与全面发展的人。这里的自由,指发展的高度;充分,指发展的深度;全面,指发展的广度。只有这高、深、广三个维度的发展是协调统一的,才能算是真正的和谐发展的人。但遗憾的是,我国长期以来所开展的全面发展教育,并没有抓住“和谐”特别是“身心和谐”这一核心要素,在情智知教育方面,也存在着重智轻情、重情轻智、情智对立等带有片面性的观点。所以,要构建和谐教育,教育目标体系的整体协调是首要问题。

  师生关系是教育关系中最主要的人际关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状况对学生的发展影响最大。研究表明:师生关系与学生学习成绩显著相关;教师与学生建立一种友谊关系,对于促进学生学习兴趣和完整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8]因此,和谐教育把以师生关系为主的学校人际关系的和谐视为教育的前提条件,要求在集中体现师生关系状态的课堂教学中,以师生平等对话代替传统的传授与灌输。在教学的和谐的对话中,“学生的教师”和“教师的学生”之类的概念都己经不存在了,而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即作为老师的学生或作为学生的老师。教师可以学,学生也可以教,师生之间由此发展起一种富有建设性的批判意识和民主气氛,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并意识到自我的塑造、定位与发展。可见,在师生平等的对话中,课堂所呈现出来的不再是沉寂的权威,而是生动的建构。只有这样,师生之间才能建立一种共享、共创的和谐关系,共同体验和分享教育中的欢乐、成功、失望与不安,共创就是教师和学生在相互适应的基础上,相互启发,相互理解和宽容。

  “和谐教育是教与学和谐统一的教育过程”。[9]教育过程是师生对话和交往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一个思想和知识交流和碰撞的过程,也是一个情感交流和沟通的过程。因而,认知和情感是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两大要素。认知和情感对于学生素质的全面和谐发展而言,其本身就是目的。就其教学效果而言,他们是相互促进的。对教师而言,既要注意左脑的开发,又要注意右脑的开发,既要启迪智慧,又要交流情感,形成师生之间个体生命的融合。在教育过程中,教育方法既要体现教师的主导性,又要体现学生的主体性,形成师生对话和交往的和谐局面。要在教育过程中着力追求教育与学生发展的和谐,即追求学校整体的教育教学活动与学生身心发展的和谐性。也就是说要从学生现实的认知思维特点、认知发展水平和实际需要出发,使学校各种教育教学活动所产生出的综合性教育合力,与不同年龄阶段学生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相适应,促进学生个体的发展达到其自身最佳程度和状态,使学生身心得到和谐发展;其次是在教育过程中体现教育的节奏与学生发展的节律同步和谐。

  和谐教育需要教育内容的和谐,教育内容的和谐也就是教育课程的和谐。教育课程既要体现时代性,又要体现基础性。课程应该关注学生当下的生活,又为学生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学力。我国各级各类的教育课程过于强调学术课程,而非学术课程(如实践课程)较为缺乏,导致学生思辩能力较强、动手能力较弱;过于强调分科课程,而综合性的课程缺乏,导致学生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弱。教育课程的和谐,既要求课程内容的和谐,又要求课程结构的和谐;既要求反映社会时代进步和科学发展的成果,又要求关切学生的生活现实。课程应该体现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完美结合,既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又提高学生人文精神和人文思想。所以,教育课程的开发、设计,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有利于学生的和谐发展。

  要实现和谐教育,首先教育要公平。教育政策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前提,只有保障学生入学机会均等、享受教育资源的机会均等,才能实现公平的教育、和谐的教育。因而和谐、合理的教育政策是维系教育公平、促进教育和谐与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当前社会上备受关注的地区间、城乡间、阶层间教育机会不均等甚至差距扩大造成的教育不公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源自教育资源配置、教育政策及规则不公等教育体制、政策的制度性原因,这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的和谐。教育不公不仅直接导致人们经济收入的不平等,而且埋下了城乡之间、区域之间、阶层之间矛盾的隐患,已经成为社会不公平的加速器和社会不稳定的诱发因素。因此,教育政策的不和谐不仅与构建“和谐社会”背道而驰,而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发展。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确保教育政策的公正、合理,加大对教育资源内部分配、城乡分配、区域分配格局的调整力度,优化有限教育资源的配置,并通过建立公平、合理的教育竞争规则来确保教育机会的均等和公正。

  教育评价体系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因此,使和谐教育思想融入教育评价体系之中,是实践和谐教育思想的终端环节。为便于评价,必须设计出既科学又人文的和谐教育评价体系,这是和谐教育发展的“导向灯”。具体说来,评价教育之成败,要看和谐价值教学策略、和谐意识之培养、和谐行为之养成、和谐素养之高低,要看教与学的和谐、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的和谐,要看学校和谐教育氛围的营造,要看受教育者思想素质、文化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的和谐,还要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和谐。以此作为和谐教育履行其和谐使命的“晴雨表”。当然,和谐教育的质量是不能被精确量化的。如果我们试图将和谐教育的评价体系量化为清晰明了的数字指标,就会陷入将和谐教育庸俗化的误区。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说:“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学生离开学校时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和谐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培养学生和谐的人格。对此,19世纪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已经意识到。他认为,教育必须注重和谐培养,而和谐培养最重要的是人格和谐。精神与身体的和谐,就是人格的统一与和谐。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力求达到身心和谐发展。第斯多惠实际上已经认识到,人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人格和谐就是和谐培养的实质所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所谓和谐发展的人,就是德、智、体、美、劳诸方面获得了自由,充分与全面发展的人。这里的自由,指发展的高度;充分,指发展的深度;全面,指发展的广度。只有这高、深、广三个维度的发展是协调统一的,才能算是真正的和谐发展的人。但遗憾的是,我国长期以来所开展的全面发展教育,并没有抓住“和谐”特别是“身心和谐”这一核心要素,在情智知教育方面,也存在着重智轻情、重情轻智、情智对立等带有片面性的观点。所以,要构建和谐教育,教育目标体系的整体协调是首要问题。

  师生关系是教育关系中最主要的人际关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状况对学生的发展影响最大。研究表明:师生关系与学生学习成绩显著相关;教师与学生建立一种友谊关系,对于促进学生学习兴趣和完整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8]因此,和谐教育把以师生关系为主的学校人际关系的和谐视为教育的前提条件,要求在集中体现师生关系状态的课堂教学中,以师生平等对话代替传统的传授与灌输。在教学的和谐的对话中,“学生的教师”和“教师的学生”之类的概念都己经不存在了,而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即作为老师的学生或作为学生的老师。教师可以学,学生也可以教,师生之间由此发展起一种富有建设性的批判意识和民主气氛,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并意识到自我的塑造、定位与发展。可见,在师生平等的对话中,课堂所呈现出来的不再是沉寂的权威,而是生动的建构。只有这样,师生之间才能建立一种共享、共创的和谐关系,共同体验和分享教育中的欢乐、成功、失望与不安,共创就是教师和学生在相互适应的基础上,相互启发,相互理解和宽容。

  “和谐教育是教与学和谐统一的教育过程”。[9]教育过程是师生对话和交往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一个思想和知识交流和碰撞的过程,也是一个情感交流和沟通的过程。因而,认知和情感是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两大要素。认知和情感对于学生素质的全面和谐发展而言,其本身就是目的。就其教学效果而言,他们是相互促进的。对教师而言,既要注意左脑的开发,又要注意右脑的开发,既要启迪智慧,又要交流情感,形成师生之间个体生命的融合。在教育过程中,教育方法既要体现教师的主导性,又要体现学生的主体性,形成师生对话和交往的和谐局面。要在教育过程中着力追求教育与学生发展的和谐,即追求学校整体的教育教学活动与学生身心发展的和谐性。也就是说要从学生现实的认知思维特点、认知发展水平和实际需要出发,使学校各种教育教学活动所产生出的综合性教育合力,与不同年龄阶段学生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相适应,促进学生个体的发展达到其自身最佳程度和状态,使学生身心得到和谐发展;其次是在教育过程中体现教育的节奏与学生发展的节律同步和谐。

  和谐教育需要教育内容的和谐,教育内容的和谐也就是教育课程的和谐。教育课程既要体现时代性,又要体现基础性。课程应该关注学生当下的生活,又为学生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学力。我国各级各类的教育课程过于强调学术课程,而非学术课程(如实践课程)较为缺乏,导致学生思辩能力较强、动手能力较弱;过于强调分科课程,而综合性的课程缺乏,导致学生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弱。教育课程的和谐,既要求课程内容的和谐,又要求课程结构的和谐;既要求反映社会时代进步和科学发展的成果,又要求关切学生的生活现实。课程应该体现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完美结合,既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又提高学生人文精神和人文思想。所以,教育课程的开发、设计,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有利于学生的和谐发展。

  要实现和谐教育,首先教育要公平。教育政策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前提,只有保障学生入学机会均等、享受教育资源的机会均等,才能实现公平的教育、和谐的教育。因而和谐、合理的教育政策是维系教育公平、促进教育和谐与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当前社会上备受关注的地区间、城乡间、阶层间教育机会不均等甚至差距扩大造成的教育不公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源自教育资源配置、教育政策及规则不公等教育体制、政策的制度性原因,这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的和谐。教育不公不仅直接导致人们经济收入的不平等,而且埋下了城乡之间、区域之间、阶层之间矛盾的隐患,已经成为社会不公平的加速器和社会不稳定的诱发因素。因此,教育政策的不和谐不仅与构建“和谐社会”背道而驰,而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发展。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确保教育政策的公正、合理,加大对教育资源内部分配、城乡分配、区域分配格局的调整力度,优化有限教育资源的配置,并通过建立公平、合理的教育竞争规则来确保教育机会的均等和公正。

  教育评价体系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因此,使和谐教育思想融入教育评价体系之中,是实践和谐教育思想的终端环节。为便于评价,必须设计出既科学又人文的和谐教育评价体系,这是和谐教育发展的“导向灯”。具体说来,评价教育之成败,要看和谐价值教学策略、和谐意识之培养、和谐行为之养成、和谐素养之高低,要看教与学的和谐、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的和谐,要看学校和谐教育氛围的营造,要看受教育者思想素质、文化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的和谐,还要看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和谐。以此作为和谐教育履行其和谐使命的“晴雨表”。当然,和谐教育的质量是不能被精确量化的。如果我们试图将和谐教育的评价体系量化为清晰明了的数字指标,就会陷入将和谐教育庸俗化的误区。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说:“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学生离开学校时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和谐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培养学生和谐的人格。对此,19世纪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已经意识到。他认为,教育必须注重和谐培养,而和谐培养最重要的是人格和谐。精神与身体的和谐,就是人格的统一与和谐。教育的最高目标就是力求达到身心和谐发展。第斯多惠实际上已经认识到,人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人格和谐就是和谐培养的实质所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所谓和谐发展的人,就是德、智、体、美、劳诸方面获得了自由,充分与全面发展的人。这里的自由,指发展的高度;充分,指发展的深度;全面,指发展的广度。只有这高、深、广三个维度的发展是协调统一的,才能算是真正的和谐发展的人。但遗憾的是,我国长期以来所开展的全面发展教育,并没有抓住“和谐”特别是“身心和谐”这一核心要素,在情智知教育方面,也存在着重智轻情、重情轻智、情智对立等带有片面性的观点。所以,要构建和谐教育,教育目标体系的整体协调是首要问题。

  师生关系是教育关系中最主要的人际关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状况对学生的发展影响最大。研究表明:师生关系与学生学习成绩显著相关;教师与学生建立一种友谊关系,对于促进学生学习兴趣和完整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意义。[8]因此,和谐教育把以师生关系为主的学校人际关系的和谐视为教育的前提条件,要求在集中体现师生关系状态的课堂教学中,以师生平等对话代替传统的传授与灌输。在教学的和谐的对话中,“学生的教师”和“教师的学生”之类的概念都己经不存在了,而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即作为老师的学生或作为学生的老师。教师可以学,学生也可以教,师生之间由此发展起一种富有建设性的批判意识和民主气氛,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并意识到自我的塑造、定位与发展。可见,在师生平等的对话中,课堂所呈现出来的不再是沉寂的权威,而是生动的建构。只有这样,师生之间才能建立一种共享、共创的和谐关系,共同体验和分享教育中的欢乐、成功、失望与不安,共创就是教师和学生在相互适应的基础上,相互启发,相互理解和宽容。

  “和谐教育是教与学和谐统一的教育过程”。[9]教育过程是师生对话和交往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一个思想和知识交流和碰撞的过程,也是一个情感交流和沟通的过程。因而,认知和情感是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两大要素。认知和情感对于学生素质的全面和谐发展而言,其本身就是目的。就其教学效果而言,他们是相互促进的。对教师而言,既要注意左脑的开发,又要注意右脑的开发,既要启迪智慧,又要交流情感,形成师生之间个体生命的融合。在教育过程中,教育方法既要体现教师的主导性,又要体现学生的主体性,形成师生对话和交往的和谐局面。要在教育过程中着力追求教育与学生发展的和谐,即追求学校整体的教育教学活动与学生身心发展的和谐性。也就是说要从学生现实的认知思维特点、认知发展水平和实际需要出发,使学校各种教育教学活动所产生出的综合性教育合力,与不同年龄阶段学生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相适应,促进学生个体的发展达到其自身最佳程度和状态,使学生身心得到和谐发展;其次是在教育过程中体现教育的节奏与学生发展的节律同步和谐。

  和谐教育需要教育内容的和谐,教育内容的和谐也就是教育课程的和谐。教育课程既要体现时代性,又要体现基础性。课程应该关注学生当下的生活,又为学生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学力。我国各级各类的教育课程过于强调学术课程,而非学术课程(如实践课程)较为缺乏,导致学生思辩能力较强、动手能力较弱;过于强调分科课程,而综合性的课程缺乏,导致学生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弱。教育课程的和谐,既要求课程内容的和谐,又要求课程结构的和谐;既要求反映社会时代进步和科学发展的成果,又要求关切学生的生活现实。课程应该体现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完美结合,既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又提高学生人文精神和人文思想。所以,教育课程的开发、设计,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有利于学生的和谐发展。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