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故宫有多少个研究所?它们最近有什么成果?

时间:2018-09-09 04:23:01  来源:本站  作者:

 

  迄今为止,故宫研究院已成立故宫学研究所、考古研究所、古文献研究所、明清宫廷历史档案研究所、古建筑研究所、宫廷戏曲研究所、明清宫廷制作技艺研究所、文博法治研究所、陶瓷研究所、书画研究所、藏传佛教文物研究所、宫廷园艺研究所、中国画法研究所、中外文化交流研究所、中国书法研究所等15个所。

  会上,故宫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李季发布了故宫考古新成果:“隆宗门以西发现的一组遗存,层位关系由晚及早分别为清中期的砖铺地面和砖砌排水沟;明后期的墙、门道基址、铺砖地面、砖砌磉墩和明早期的建筑基槽;最下层的素土夯筑层和夯土铺砖层基槽。这组叠压关系清楚的元明清遗迹,堪称故宫‘三叠层’,是古今重叠式城市考古的一次实践。此发现对研究紫禁城元明清三代和北京城中轴线变迁,有重要的意义。”

  “最下层的这组遗存从层位关系判断为该遗址最早的一组堆积,结合其包含物推断其年代指向为元代,是故宫考古的首次重要发现。”李季说。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能够指明年代“包含物”主要是瓷片与瓦片,考古专家们是根据出土的瓷片与瓦片均为金元以前而断定其年代。

  故宫考古研究所还在慈宁宫花园东院发现了以往未知的大型宫殿建筑基址,是一处保存较好、规模宏大、工艺考究的宫殿建筑基址,推测其时代为明早期。

  “从慈宁宫东边的花园的基址来看,当时搞土方的力度是非常大的,直接挖到了生土,就是原生土。我们边发掘就边感叹,古人的工程真是做的扎实呀。”李季不无感慨地说。

  关于这两处遗存的处理,李季介绍:“城市考古的局限性所致,我们不会对其进行大规模的挖掘,而是做‘拼图游戏’,并进行纵向的挖掘。用科技手段进行采样,对所有的土样进行定量定性的化学分析。慈宁宫东边的那个遗址因为基础很宏大,展示性较强,将来可能会面向公众开放。但是元代遗存的‘三叠层’,可视性不强,但是学术上很重要,我们准备先请搞建筑的专家做一个保护方案,等学术研究更充分的时候,再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昨天的发布会还同时宣布了成立故宫研究院中国书法研究所。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在发布会上表示:“故宫所收的法书、碑帖等藏品有六万五千多件,书法界的同仁与广大的书法爱好者都很想一睹当时皇家藏品的真容,只是苦于没有门道。此次成立书法研究所,终于能让公众看到古代优秀的书法传承与艺术造诣。”

  书法家张志和受聘为中国书法研究所所长,苏士澍受聘为中国书法研究所名誉所长,申万胜、赵长青、王登科、陶然等十位书法界专家受聘为中国书法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张志和介绍:“书法研究院将从学术理论研究、书法实践创作、书法的创作交流以及与社会与学校的书法教学合作几个方面展开工作。”

  故宫方面介绍书法研究所成立后,将首先组织专家整理研究养心殿区域的匾额和对联,并组织学术力量对书法藏品及相关文献、文物进行深入研究,并开展书法培训与研讨活动。

  故宫研究院院长郑欣淼介绍:“故宫研究所已经出版了百余种学术专著。包括了明清历史与宫廷史、考古学理论与专项考古、古文献整理与研究、古代宫廷绘画与艺术、中国书法艺术研究与创作、清代藏传佛教历史与艺术、文学艺术创作等诸多领域。”

  古文献研究已经推出《新中国出土墓志•江苏》[贰]、《新中国出土墓志•陕西》[叁],《故宫博物院藏殷墟甲骨文·谢伯殳卷》和《故宫博物院藏殷墟甲骨文·马衡卷》也将从2016年开始陆续推出。此外,古文献研究所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整理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柒]、[捌]也已陆续出版。

  明清宫廷制作技艺研究所牵头,故宫博物院多个部门业务人员合作,汇集院藏家具2000余件,展示故宫珍藏家具的《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已经基本完成二十卷本的整理与出版项目。

  陶瓷研究所采集全国范围内的古陶瓷窑址,收集标本约5万片,《故宫博物院藏中国古代窑址标本》系列丛书已推出十一卷、十四册。

  考古研究所与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联合发掘,发现了大量较为完整的正德官窑釉上彩半成品堆积,并发掘出土了部分釉上彩颜料、配制釉上彩的原料,这在景德镇御窑考古发掘中尚属首次,为研究明代官窑釉上彩制作工艺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此外,考古研究所参与了印度喀拉拉邦帕特南遗址和奎隆港口遗址的考古发掘与调查工作。奎隆港口遗址出土有十至十六世纪的中国瓷器残片及千余枚中国古钱币,反映出以瓷器为代表,这一时期中国与该地区有过贸易高峰期,从而对南印度历史及其在东西方交通、商贸史上的地位有了新的认识。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