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公司相册

公司相册

穿越“东方大都会”发现“六朝之美

时间:2018-08-19 18:14:32  来源:本站  作者:

 

  8月11日下午2点,地处长江路与汉府街交汇处的六朝博物馆就将揭开面纱,正式向公众开放。作为美国贝氏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第一件“南京作品”,六朝博物馆凝聚了贝氏的建筑几何、建筑光影等经典设计理念,以六朝宫城遗址为“立馆之魂”,成为长江路众多文化地标中又一件传世之作。青奥会期间,六朝博物馆将带领中外游客穿越到1500多年前的“东方大都会”,重返那个引领“美的觉醒”的风雅六朝。

  六朝博物馆的整体建筑由两个L形的几何体扣合而成。博物馆的外立面采用了产自德国的米黄石灰石板,以及根据六朝人面纹瓦为原型设计的博物馆LOGO。入口处还设计有一个喇叭状的玻璃灯体,晚间点亮照明后,如同长江路上一个燃烧的灯塔。

  走进博物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挑高16米的“阳光大厅”,贝氏建筑的设计理念也围绕着这个气势恢宏的大厅一一展开。大厅南北墙面上,各有一个遥相呼应的“圆窗”,形成了“人在墙边走,景在眼前移”的独特视效。

  在大厅内漫步,脚下是镶嵌在地面上的78个排列有序的玻璃窗,米黄色地板与玻璃的色彩对比,为观众提供了良好的交通引导性,而玻璃的透明透视性,让地下一层的遗址空间与地面一层极具现代感的大厅空间相互交融,构建了一个让观众穿越历史时空的奇幻通道。

  大厅上方,一个体量宏大的钢结构玻璃天棚是点睛一笔。据南京圣和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苏世功介绍,贝聿铭为法国卢浮宫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已成为全球博物馆建筑的经典标志,但六朝博物馆因毗邻“”,建筑限高在24米以内,玻璃天棚无法设计成三角形锥体,只能做成平顶。

  站在大厅内,头顶600多平方米的玻璃天棚,为博物馆大厅提供了通透明亮的自然采光。苏世功透露,玻璃天棚由96块三层镀银玻璃组成,这种特殊的玻璃除了有良好的透光性,还有防辐射、隔热、保温等效果。“国内还没有厂家可以量产这种玻璃,我们后来找到了一个资深厂家,专门为这批玻璃开设了一条流水线。”据悉,这些镀银玻璃每块重700公斤,整个天棚的玻璃总重达67.2吨。

  天棚没有配备传统的大型电动窗帘,而是采用了由一根根手指粗细的圆管组成的遮光帘。阳光透过圆管遮光帘的折射形成了一个光与影的“魔法秀”,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大厅内也会呈现出奇妙的光影变幻。

  地下一层,埋藏着六朝博物馆的“根基”:一处长25米、宽10米的六朝建康宫城的夯土墙遗址,原封未动地横亘在观众眼前。然而,在博物馆的建设过程中,如何让这座千年遗址毫发无伤地保存下来,成了一大技术难题。

  苏世功告诉记者,六朝夯土墙遗址区面积近260平方米,该地块受六朝宫城内河与护城河等地质因素的影响,要在不移动、不扰动遗址的前提下进行工程建设,是国内罕见的高难度地下作业。经过各方专家的研究论证,最终决定为遗址提供超大、超深的基坑支护。

  在建设过程中,整个遗址区被100根直径80厘米的钢筋混凝土保护桩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这圈“防护罩”从地面一直打到地下22米深,将遗址区与外部施工环境完全隔离开来,在避免遗址本身土层流失的同时,也排除了外部施工对遗址的扰动。

  六朝博物馆展览面积约7000多平方米,内设《六朝帝都》、《千古风流》、《六朝风采》和《六朝人杰》4个展览。其中,位于地上二层的《六朝风采》展厅,是博物馆文物的精华所在。这里为观众奉上的不仅是一场“文物盛宴”,整个展厅本身便是一个典雅静谧、曲水流觞的园林作品。

  竹林、荷叶、木亭、青石桥走进展厅后步步是景,如同来到了一个室内园林,观众休憩区内还根据“兰亭雅集”的意境,特别设计了一处曲水流畅的小品,四周挂着六朝名家的书法作品,置身其中,整个人的身心也在幽静清雅的氛围中得到了放松。

  观众休憩区摆放的坐椅也大有讲究。六朝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长方形的矮坐椅,都是根据东晋墓葬内出土的陶榻设计制作的。人们往往会把“榻”和床联系在一起,其实在六朝时期,榻的主要功能是坐具,而不是供人睡卧。南京的东晋墓葬出土的陶榻大都很矮,高度只有20多厘米,这也是为了适应人们当时席地而坐的习惯。

  这些复古坐椅不仅可以坐下来休息,还可以欣赏古典音乐。记者注意到,陶榻上设有两个耳机插孔,观众只要自带耳机就可以欣赏到《高山流水》、《广陵散》等六朝琴乐。

  《六朝风采》展厅内珍品云集,除了青瓷莲花尊、釉下彩羽人纹盘口壶等人们熟知的国宝文物,一件首次展出的“错拼版竹林七贤砖画”也颇有看点。

  竹林七贤砖画是南京博物院的“镇院之宝”,此次六朝博物馆展出的这套砖画同样出土于南京的六朝墓葬,只不过图案全都拼错了。六朝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套砖画长5米,出土时发现于一座南朝墓的侧壁上,砖画的图案是由“竹林七贤”和“羽人戏龙戏虎”壁画上的部分画砖砌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画面图案颠倒,毫无顺序,在画面上可以看到“山涛”、“刘伶”、“阮籍”、“阮咸”的名字,仔细观察还能看到向秀和嵇康头的局部,荣启期的衣领和系带,阮咸和嵇康弹的琴以及王戎的耳朵,甚至还有阮籍酒樽里的小鸭子。尽管画面有些“支离破碎”,但从这些碎片式的画面中,仍然可以感受到六朝线条丰富的表现力。

  同样是《六朝风采》展厅,一批六朝墓葬内出土的木质简牍也首次以专题形式集结展出。这些在地下沉睡千年的简牍墨迹依然清晰可辨,尽管文字多出自普通书吏而非名家之手,但从中依然可以一窥六朝书法的笔墨意趣。

  在这批简牍中,有一类展品叫“名刺”,这些细长的薄木片就是六朝时期的名片。记者在展厅内看到了一件三国时期东吴人薛秋的名刺,上面用墨书写着“折锋校尉沛国竹邑东乡安平里公乘薛秋年六十六字子春”。

  据介绍,名刺兴于汉代,流行于六朝,以魏晋时期最为盛行。这些“木质名片”最初用于官场,官员写上自己的姓名、爵位、籍贯等,互相投递以便结交、问候,后来在民间也流行开来。本组撰稿本报记者朱凯

  在经过了连续几天的暴雨之后,南京溧水区的多处农田被毁,房屋被淹,防汛形势非常严峻,当地也启动了防汛的紧急预案,一共6000多人奋战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记者来到溧水区灾情最严重的洪蓝镇青锋村,这里也是石臼湖的西北圩,积水已经没过了人的脚踝,很难再往前行走了。为了到达抗洪抢险的第一线,记者乘坐村民们的小船前往,经过十多分钟的行程后,终于来到了大堤上。

  题图为暴雨中的南京、苏州、常州街头。苏阳王建康陈暐摄昨日,高淳公路养护人员正在准备防汛围挡物资。张杰孔捷邵丹摄暴雨、大暴雨!截至2日14时,太湖水位4.48米,超警戒水位0.68米。苏南运河常州、无锡和苏州水位分别为5.62米、5.08米和4.71米,分别较前一日上涨1.04米、0.81米和0.61米,超警戒水位1.32米、1.18米和0.91米,其中苏州站超历史最高水位0.11米……1日、2日,我省江淮之间及沿江地区普降暴雨、大暴雨。

  考完的学生们走起了红地毯赵杰摄英国脱欧、巴黎、屠呦呦获诺贝尔奖、二孩政策……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热点昨天都出现在了南京外国语学校2016小升初英语能力测试题中,不过,很多都是作为背景出现的。校方表示,知识面广、学习能力强的孩子有望取得好成绩。据悉,今年有近2700名小学毕业生参加考试,将录取340人。因为南外小升初明年改面测,今年是笔试的最后一年。

  最近的南京梅雨天潮湿闷热温度高,不少乘坐地铁的市民都在途中出现意外,有的是因为低血糖引起眩晕,有的甚至出现了中暑症状。地铁警方提醒,颅脑疾患病人、老年人以及体质不好的乘客乘坐地铁出行时,尽量避开早晚高峰,随身携带一些防暑药品和补充能量的小食品。

  位于1700年建康宫城遗址 南京六朝博物馆下月开馆2014-07-29

  中国江苏网(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苏ICP备07000608号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1号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移动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4因特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3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